在

 

攬 月


香港逛了一天的商場,七點鐘安排看一場人妖表演。歌舞劇院門票300多,能容納六七百人,座無虛席。演出時間只有40多分鐘。

  入場找到座號坐好,環視一下四周,不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。舞臺右側正面寫著:不准拍攝,違者罰款5000元。乖乖地把相機收好。

  在車上導遊就給我們介紹,人妖分為ABC幾個等級,晚上看的是泰國A級人妖。隨著悠揚悅耳的音樂響起,寬大的猩紅色帷幕徐徐拉開,舞臺的彩燈熠熠閃耀。穿著豔麗的服裝、體態婀娜、千嬌百媚的人妖,一個接一個地從舞臺兩側款款而出。她們濃裝豔抹,盡顯女性迷人的魅力。我們把眼睛睜得大大的,用挑剔的目光從頭到腳審視著眼前的這群嬌豔的“女人們”,企圖從她們身上找出點兒男人味兒來。高佻的身材,修長的腿,滋潤的臂,纖細的腰,豐滿的臀,隆起的胸,柔美的舞姿,楚楚動人,哪有一點兒男人的氣息!

  她們舞姿優美,聲情並茂,贏得觀眾一片喝采聲。有的演員演唱的歌曲是按錄音磁帶對口型的,但口型對得絲絲入扣,足可以假亂真。演員開始走下來和觀眾親密接觸了,靠近交通道的觀眾爭先恐後地和他們握手。 他們頻頻點頭,豔麗照人的容貌,含情似水的面部表情,真是絕了。我審視著,喉結倒是沒有,鎖骨有點突出,而且手掌較大。

  演出結束後,觀眾可在廳內與人妖合照。拍一張照要付給20元小費。演員們便從側門魚貫而入,爭先恐後地奔向大廳與觀眾留影。她們穿著華貴的演出服,擺出各種媚態,笑容可掬地招攬觀眾。她們含情脈脈地把胳膊搭在男觀眾的肩上,或乾脆把臉蛋貼在他們的臉上,甚至主動把男人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胸部。

  回來的路上,大家議論紛紛,有的看相片,有的侃大山。說人妖太美了,她們不是女人勝似女人,令男人心動,讓女人汗顏。也談到他們成為人妖是有眾多原因的。她們中有的是自覺自願的,或因家庭困難為了生計,或因心理變態想做女人而又沒錢做變性手術成為真正的女人。但也有一些人是被人販子拐騙被迫成為人妖的。人販子多以高額薪水找工作為名,把少男騙去賣給人妖團老闆。為了維持女性的皮膚和身姿形態,必須使生理機能全部打亂,這樣,就不得不過量打針、吃藥,注射性激素,所以,人妖的壽命一般都不長。她們所賺的錢基本上也花在他們維持身體上了。他們也付出了許多!

  隨著對人妖舞臺上的風光和鮮為人知的幕後故事的深入瞭解,我的思緒和情感產生了極大的反差,由驚歎變為憐憫與悲涼。

 

返  回